当前位置:首页 > 范姜中震 > 正文

全球仅有一款猴痘疫苗获批上市 开发新疫苗的挑战及对策在哪

摘要: 猴痘病毒结构复杂,加上基础研究不够,给现有疫苗开发带来挑战。 目前全球在非流行国家和地区发现的猴痘确诊病例数已超过千例。...

  猴痘病毒结构复杂,加上基础研究不够,给现有疫苗开发带来挑战。

  目前全球在非流行国家和地区发现的猴痘确诊病例数已超过千例。疫苗是阻挡病毒传播的有力武器,但全球仅有一款猴痘疫苗获批上市。近日,有一些公司宣布在启动新的疫苗研发,但仍面临一些挑战。

  近日,在第十四届中国生物产业大会上,深圳康泰生物制品股份有限公司副董事长郑海发表示,猴痘病毒不只是形态大,结构也非常复杂,呈砖型双膜结构,病毒膜表面含有丰富的小管或细丝结构蛋白,但病毒上每个蛋白的功能还无法弄清楚,基础研究也做得不够,给现有疫苗开发带来困难。

  猴痘猴痘是一种可人畜共患的疾病,初期症状包括发热、寒战、出汗、头痛、肌肉酸痛、背痛、淋巴结肿大等,后可发展为面部和身体大范围皮疹。

  猴痘病毒与天花病毒是近亲,同属痘病毒科正痘病毒,而天花病毒曾经给人类造成巨大危害,也是世界上第一个被被消灭的病毒。自从天花被根除以来,猴痘病毒仍是最具有致病性的痘病毒,原本常多发于西非和中非地区。今年5月以来,全球有多个未流行猴痘病毒的国家和地区陆陆续续发现猴痘确诊病例,引发全球高度关注。虽然我国尚未发现输入型的猴痘病例,但海关总署在对全国海关口岸卫生检疫工作进行部署,防止疫情叠加。

全球仅有一款猴痘疫苗获批上市 开发新疫苗的挑战及对策在哪

  郑海发表示,猴痘病毒与天花病毒同科同属,两种共有许多表面抗原,相应疫苗有一定的交叉保护作用,接种天花疫苗(牛痘病毒)对防止猴痘可能有一定的保护效果,但由于天花病毒在上世纪80年代绝迹后,绝大多数国家没有再进行天花疫苗的生产和接种。

  到目前为止,美国有两款批准的天花疫苗,分别由Acambis公司和Bavarian Nordic公司开发,其中Bavarian Nordic开发的天花疫苗Jynneos,于2018年获得美国FDA批准上市,用于18岁以上的高危成年人群中预防天花和猴痘感染,这是FDA批准的唯一一款非复制型天花疫苗,也是世界上唯一一个获批的猴痘疫苗。

  值得注意的是,自全球天花疫苗接种率下降后,猴痘病毒的传染率似乎有攀升趋势。“猴痘病毒处在突变中,目前发现的一些突变提示该病毒可能在往传染性更高的方向发展。从基本传染数RO看,在80年代,由于有天花疫苗免疫,人群免疫程度大于80%,猴痘病毒的RO远小于1;2012年,天花疫苗免疫程度约为60%,猴痘病毒的RO略小于1;目前,天花疫苗免疫程度约为20%,猴痘病毒的RO则大于1,这也提示猴痘仍有大规模流行的趋势。”郑海发认为,总体上看,猴痘的危害还是比较大的,应该尽早做出一些预防。

  纵观现有疫苗发展技术,可以分为三代,第一代技术包括灭活疫苗和减毒活疫苗;第二代技术包括亚单位疫苗、病毒样颗粒等;第三代则包括病毒载体疫苗和核酸疫苗,结合这些技术,能否开发出新的猴痘疫苗?

  郑海发表示,在痘病毒疫苗开发上,灭活疫苗技术路线已被证明无效,因此无法被采用。历史上用来预防的疫苗“牛痘”属于减毒活疫苗,对猴痘的保护率确认在80%左右,但毒性比较大,可以考虑在天花疫苗的基础上再进行减毒。

  “亚单位疫苗的技术路线副反应比较低,但鉴于对猴痘病毒的蛋白了解不够,对保护性抗原了解不清晰,现阶段要开发出这种技术的疫苗仍有挑战;病毒载体疫苗方面,可以利用现在的活病毒载体,如腺病毒、麻疹病毒、黄热病毒、痘病毒等把猴痘的保护性抗原基因转入其中,从而用于疫苗的研制,这是目前可以探索的方向,但同样也有挑战;核酸疫苗方面,主要包括DNA疫苗和mRNA,前者尚未在人体中得到应用,后者在抗击新冠疫情中已成功得到应用,利用mRNA技术研制猴痘疫苗的思路值得探索。”

  值得一提的是,2022年5月24日,mRNA疫苗研发企业Moderna公司宣布,将利用其mRNA疫苗研发平台开展猴痘mRNA疫苗的研发工作。

发表评论